欢迎来到商都网!登录 注册
首页>有文化 > 文学 >
发文

林黛玉的决绝与大度,有多少人能做到呢?

2020-01-10 09:47:50来源:搜狐网

少女多半会有林黛玉情结,多愁多嗔,自怜自艾,敏感又伤感。然而一天天大起来,自以为历尽沧桑,看透世事,便都抛弃了少时情怀,煞有介事地品评起薛宝钗、贾探春来,还有很多人喜欢王熙凤,甚或奉可卿为偶像的。若是哪个成年人自称喜欢黛玉,便会获得一片善意的嘲笑声。

然而我却的的确确,是在结婚后才开始重新喜欢上黛玉的。少年时自命清高,以为只有妙玉才可为知己,黛玉则是太心狭了些,太多眼泪,太多醋意,自寻烦恼。待至成年,才知道专心一意地爱一个人其实有多么不容易。

黛玉的爱情是纯粹而彻底的,她从看见宝玉的第一眼就爱上了他,从未思虑怀疑过,一生人中没有一分钟摇摆。不像宝钗,是在入宫失败后才退而求其次地选择了做贾家媳妇。

对黛玉来说,爱便是爱,爱的是这个人,不是他的背景,他的前途,因此从未对宝玉有过任何要求或劝诫。只要他是他,她便希望与他永远厮守,两相情悦。她想的是“你只管你,你好我自好,你失我自失”,生命的设置永远以宝玉为前提。

黛玉的爱如此澄明清澈,高贵得莫可名状,曹雪芹惟有给她设定了一段前世姻缘:离恨天灵河岸三生石畔有绛珠仙草,生得袅娜可爱,神瑛侍者见了,日以露水灌溉,使其得换人形,修成女体。那草衔恩未报,遂发下一段宏愿:倘若他下世为人,我也跟他走一遭,将一生的眼泪还他,也还得过了——仿佛惟有这样的理由,才可以解释世上怎么会有那么绝对的爱情。

曹雪芹为林黛玉的眼泪找到了缘由,却找不到归宿。她写:“眼空蓄泪泪空垂,暗洒闲抛更为谁?”全不能为自己的爱做主。

她是孤身一人投在外祖母膝下寻求依傍的,上无父母怜恤,下无兄弟扶持,倘若宝玉辜负了她的爱,她便贫穷得一无所有,又怎能不多嗔,不多愁,不多疑?

疑心的最集中表现便是伤心宝玉“见了姐姐就忘了妹妹”,因此她每每讥讽宝钗,察言观色。然而一旦“蘅芜君兰言解疑癖”,宝钗送来燕窝,又说了许多知心话儿之后,她便立刻视宝钗如亲姐,推心置腑地做起知己来,再不想与她争竞。她认了薛姨妈做母亲,对宝琴直呼妹妹,甚至袭人奉茶时,宝钗喝了一口才递给她,她也毫不计较地接过来喝了——如此含蓄又坦然地表白了敬爱之情。

最初看到那一回时只觉得好觉得两个女孩子亲密无间。长大后再看,才觉触目惊心——袭人手上只有一杯茶,世上也只有一个贾宝玉。袭人说:“那位渴了那位先接了,我再倒去。”宝钗抢先喝了一口,却将剩下的半杯递在黛玉手中。连袭人也觉得不妥,且知黛玉是素性好洁的,遂说:“我再倒去。”然而黛玉竟坦然饮干,将杯放下。

这一段描写真是不敢往深里想,越想越觉得心疼。茶,在中国礼仪上的讲究实在是太丰富了。一授一递,一敬一饮,莫不有诸多含义,从端茶送客到斟茶赔礼,茶都是重要的道具。《红楼梦》里是很在意茶道的,也很在乎茶礼,王熙凤开黛玉玩笑:“你既吃了我家的茶,怎么还不给我们家作媳妇?”就指的是下聘的“茶订”。新妇进门,一杯媳妇茶是省不了的;收房纳妾,那妾也要先给正室敬茶;宝钗喝过的半杯茶,几乎相当于开出的题目,而黛玉竟然将它接受了下来—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这几乎可以理解为黛玉愿意与宝钗平分秋色,共事一夫,正如《儿女英雄传》中的何玉凤承认了张金凤。

想到这一层,不能不让人心惊。可惜后四十回的续稿不见了,不然我相信宝、黛、钗之间的感情交流必然有更丰富的层次,不仅是三角纷争那么简单。高鹗简化了黛玉情感的层次,又给写回到最初的小女儿心性,将黛玉的形象定格在小心眼爱吃醋的调调上了,其实做不得准。前八十回里宝钗和黛玉都是有过挣扎与妥协的,连同他们身边的人也都在寻找一个成全的方法,所谓薛姨妈提到的“四角俱全”。

喜爱黛玉的人必不能接受我的这种猜想,我自己也不相信黛玉最终会肯与别人分享爱情。她的结局注定是泪尽人亡,然而在泪尽之前,她是想过委曲求全的吧?不然就无法解释为什么她突然不再追究“金玉良姻”的传言了。

爱一个人,爱到了极处,便是无嗔,无怨,无悔,甚至无妒,只是一心一意地为他着想,想他好,想他快乐,想他活得轻松。

林黛玉,不单是因为吃醋和伤心而流泪,更煎熬的是这个退让与思考的过程。她在爱情上,其实是相当的隐忍和明决,除了爱,什么也不想要。

这样的决绝与大度,有多少人能做到呢?尤其在爱情失传的现世,黛玉的专一,便格外可贵了。(文 西岭雪)



更多资讯返回首页获取:www.viltd.com 文章投诉QQ:840 233 998 投诉邮箱:840 233 998@qq.com[编辑: 朱青]

相关文章

林黛玉的决绝与大度,有多少人能做到呢?
少女多半会有林黛玉情结,多愁多嗔,自怜自艾,敏感又伤感。然而一天天大起来,自以为历尽沧桑,看透世事,便都抛弃了少时情怀,煞有介事地
(2020-01-10)
昆曲《牡丹亭》唤醒青年学子民族文化意识 引起共鸣
著名作家白先勇28日在香港中文大学表示,青春版昆曲《牡丹亭》在两岸及香港30多所高校巡演,受到万千学子的追捧,唤醒了他们心灵中民族文化的DNA,引起共鸣。
(2018-11-29)
周立波:“伟大的艺术家是时代的触须”——细看周立波
周立波是一位跨时代的作家,也是百年中国新文学史上有重要影响的作家。他1979年逝世之后,周扬在1983年2月7日的《人民日报》上发表了《怀念
(2018-11-30)
助力弘扬文化:财政部向中央文化企业注资15亿元
11月28日从财政部了解到,2018年,中央财政向中央文化企业注资15亿元,比上年增长25%,支持中国出版集团公司等一批中央文化企业增加国家资本金。
(2018-12-01)
山西新绛:生动回旋 剔犀工艺焕生机
绛州剔犀是一种漆器工艺,因其图案多以回旋生动、流转自如的云纹回钩组成,亦称云雕。近年来,山西省运城市新绛县大力开展绛州剔犀技艺的传承和保护工作,并积极向外拓展市场
(2018-12-01)
骄傲!中文明年将被纳入俄罗斯国家统一考试外语科目
俄罗斯联邦教育科学监督局副局长安佐尔·穆扎耶夫日前表示,从2019年开始,中文将被纳入俄罗斯国家统一考试的外语科目中。
(2018-12-01)
刘和平:影视圈扶持政策不变 补缴16%应纳未纳税款
刘和平28日,一份《横店工作室会议内容》文件被影视圈从业人员纷纷转发。该文件称,税务总局下达浙江税务局,要求影视工作室展开税务自查自
(2018-12-01)
优秀剧目作品展示:第六届北京剧本推介会落幕
由北京市委宣传部、北京市文联主办的第六届北京剧本推介会26日在国家会议中心开幕。1280部剧本作品在此集中推介,作品类型涉及文学、戏剧、舞蹈、曲艺、杂技、电视、电影等。
(2018-12-01)
少年只知“孙悟空”?民间文学勿忘传承
不少80后的童年记忆中,尚且保留着民间文学故事的影子。为何短短一代人的时间,民间文学消亡得如此迅速?
(2018-12-01)
老渔民:那里,是我要住的高楼
张老伯是位八十多岁的老渔民,清瘦,却硬朗,精神矍铄,黑褐色脸上的几块老年斑,犹如船舷上的点点锈迹。
(2018-12-01)